兰草大盗从天降夜卷名花五百万 失主悬赏捉拿

在彭州,店主悬赏30万元捉拿兰草贼。中国园林网7月24日报道:昨天凌晨2点,彭州市兰花协会常务副会长毛一家在与兰草贼进行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激烈斗争”后,终于没能守住20多年创造的基业——价值500多万元的兰草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被兰草贼洗劫一空/[k0/] 事件发生后,彭州警方迅速介入调查,毛的家人立即悬赏30万元追回被盗兰草。 一则新闻事件蓝草贼500万元蓝草“这些被盗的蓝草是我家20多年来精心呵护守护的家当!为什么突然全被偷了?”昨天下午4点半,在彭州市西郊乡鱼枷村8组彭州市兰花协会常务副会长毛邢正的家中,64岁的毛兴正无泪地面对空荡着的蓝草花盆。 “小偷偷了7株‘柳江沿岸’的树苗,每株价值20多万元!”毛邢正皱着眉头,心不在焉地数着:被盗的“玉海棠”苗8株,每株价值25万元;“田鹏牡丹”6株,20万元以上大苗3株,每株15万元苗3株;“建阳蝴蝶”10株,每株价值1万元以上,“老莲”3株,共8万元;“老三星”6苗,每苗3.5万元;10株“红蝴蝶”,每株1万元以上;“雅皇树”苗木30株,每株2000多元。“价值500多万,所以洗白了!”据毛邢正统计,被盗的21盆兰草价值500多万元,这是全家20多年心血的结晶。 大案彭州警方连夜调查了毛64岁的妻子廖继秀,并告诉记者,昨天凌晨2点,她在睡梦中突然被一只狗的叫声惊醒,急忙起身打开了托儿所的灯。 “天啊,蓝草被偷了!”廖继秀一下子傻眼了。她看到一对大约5米高的钢梯架设在托儿所的塑料雨棚下。钢梯径直通向一个直径约1米的不规则洞,洞开在塑料雨棚的顶部。 廖继秀的尖叫声惊醒了全家人,包括毛邢正和他的儿子儿媳。全家人很快追了出去,但小偷已经不见了。 邻居说当时听到摩托车的声音。 2点10分,毛邢正的儿子毛华斯报了警。 2点34分,民警到达现场。 情况很严重。彭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和辖区派出所侦办该案的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冒雨开始调查取证。 雷霆小心翼翼地掩盖小偷的犯罪计划。毛的家人说,由于前一天晚上经常打雷下雨,他们一家人非常担心兰草被盗,所以他们一直放哨,直到昨天凌晨1点。 昨天早上,由于儿子生病,在拆哨之前,我没法把这些特别贵的蓝草搬回家。 采访中,毛家兰花圃前专门用于“报警”的三只吉娃娃狗不时吠叫。 毛的家人说,当兰草贼进入苗圃时,说三只狗应该及时“报警”是有道理的,但由于雷声太大,一直在爆炸,睡着的家人没能及时听到。 毛的家人说,小偷作案计划周密,时间极短。他们甚至没有时间拿走钢梯,犯罪工具。 根据各种迹象,蓝草贼作案时间不到10分钟。 试图找回被盗蓝草获得30万奖励。自1988年起,毛星连续15年连任彭州市兰花协会常务副会长。 因为擅长养兰花,老毛家经常来来去去的都是一些赏花的人。 毛介绍说,每天,“至少有三到四个人来他们家,而且很多时候七八个人聚在一起赏花” 由于出名,老毛成了许多罪犯窥探的焦点。 昨天下午5点半,当记者采访结束离开时,毛邢正突然要求记者留下:委托本报发布毛家人的“悬赏公告”:凡是提供重要线索帮助警方或其他渠道帮助毛家人追回全部被盗兰草的,将奖励30万元,绝不食言。 毛的家人特别希望知情人能够告知警方或者通过我们的服务热线86969110将信息传达给毛的家人。 在大箱子后面,蓝草贼翻了屋顶,从天上掉了下来。为了防贼,老毛的房屋结构专门设置了。只有四扇防盗门,“像碉堡一样”。老毛还买了三条狗来看守。这么严格的设施,蓝草贼是怎么成功的?相比轰动一时的成都荷花池小偷在离地几十米的地方挖洞得手的“虫草案”,这次“兰草贼”从高墙搭起梯子转向屋顶,然后在“从天而降”的苗圃塑料大棚上打了一个大洞。 从现场小偷留下的作案痕迹调查来看,蓝草贼从毛家以西约4.5米高的墙壁上用梯子爬上屋顶,墙壁上的攀援植物留下了压倒性的痕迹。 小偷踩在毛家房顶专门养兰草的黑泥上后,留下了几个乱七八糟的脚印,说明抬案是团伙所为。 当场,小偷沿着屋顶走了10多米,然后来到了曹兰苗圃的塑料雨棚顶部,那里再次出现了攀爬植物的新鲜痕迹。 警察在现场发现了许多物证。他们发现了一个五米多高的钢梯,两件新雨衣和一把新弯刀,是小偷仓皇逃跑时留下的。他们在东院墙上发现了一个拇指粗的铁钩,用粗绳绑着。 据警方分析,小偷用特制的钢梯从东院墙爬上二楼,然后将梯子叉入托儿所,开始盗窃。 听到响声,我迅速从梯子爬上二楼,用早已准备好的铁钩勾住院墙,跳下墙逃离现场。我非常了解门道。小偷熟悉毛的家庭。毛还表示,上述犯罪路线和痕迹已被警方查明。 然而,窃贼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和漆黑的夜晚确定毛家的位置,并从如此大的苗圃里准确地偷走了21盆最昂贵的蓝草。 毛的家人认定,有迹象表明“兰草贼”一定踩过几次。小偷“一定是个很懂门道的专家”,也是个对毛家兰草苗圃情况极其熟悉的“熟人”。 过去20年来,“护花”运动惊心动魄,异常激烈。“几千个日日夜夜,我们战战兢兢地等待着这些蓝草,但我们最终还是失败了!”毛对邢正说 他说,每次兰花开花,苗圃内外都散发出浓郁的花香,特别刺激“兰草贼”的神经 因此,在这些日子里,全家人甚至都不能合眼。每当外面有风吹草动,家里人都会紧张地起床查看情况。 64岁的廖继秀回忆起2004年国庆节中午发生的警情,至今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 廖继秀说,当天中午,她和2岁的孙女待在家里看电视时,突然冲进一群凶恶的男人,捂住她的眼睛,堵住她的嘴,同时把她推倒在地板上,把她捆得紧紧的。 这群人留下恶毒的威胁后,他们立刻抢走了价值约100万的兰花…遗憾的是,在与盗贼的激烈“斗争”中,毛的家人最终没能守住这些已经积蓄并精心守护了20多年的家庭的“血钱”。 对巨额利润的深入调查推动了重大蓝草案件的频繁发生。昨日,记者在调查蓝草交易市场后发现,近年来珍稀蓝草品种的价格随着市场需求不断上涨。 截至今年3月底,“田鹏牡丹”中苗价格涨至12万元,“玉海棠”中苗价格涨至26万元,“桃园三姐一”两芽一中苗价格涨至71万元…在巨额利润的驱使下,近年来,涉及数十万至数百万美元的盗兰草案件频频发生。 2001年8月19日凌晨,偷兰贼在“永强郭兰养花场”成功毒死3只德国狼犬,盗走价值280万元的蓝草。2003年4月29日,几个“偷花贼”洗劫了崇州某大型兰花种植户价值200多万元的兰草空;2004年4月29日,价值200多万元的蓝草在崇州市怀远镇福寿村廖淑明家被盗。2005年7月28日,郫县碧潼镇合江村的早熟禾种植户李国梁以60多万元空的总价值横扫早熟禾…“虽然蓝草大案频发,但价值500万元以上的大案却少之又少!”办案民警表示,如何有效遏制此类大案要案的发生已成为目前令人头疼的问题。 法律盲点蓝草价格取证太难。四川法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冯铭潮表示,对于一般被盗财物,价格评估一般由物价部门进行,盗窃数额在2000元以上就足以量刑。 蓝草作为“特殊商品”,在民间交易,没有具体的官方价格,给价格评估带来了很大的问题。 如果这批兰草被谢兰评估,担心谢兰不是国家认可的价格评估单位,法院、检察院很难认可。 “兰草贼”利用了这个法律难以认可的盲点。